全国服务热线:137-9933-3257

| 帮助中心| 注册 | 登陆| |

公告

首页 > 黄文炜日本印象

平成时代在日本感受中国经济发展




平成时代30年间,在日华人的生存状态有了一定的变迁。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记忆深刻的得与失。初见的日本和现在的日本,离开时的中国和如今的中国,都发生了沧桑或隽永的变化。不得不承,从宏观上看,国家命运和个人命运是紧密相的,而在日人的命运被中日两个国家羁绊。

 

来自福建的“日本客”

80年代末,到日本留学的国人遽然增多。先从宏的角度来看看80年代末的日本和世界经济态势1989年,日本开始3%,当年1229日,日指数达到史上最高的38957日元,景气上升到端。展犹如狂奔上山达到一个其他国家几乎不可企及的高度……两年后的1991年泡沫经济生了100兆日元的不良债权,整个国家经济开始黯然下山,日本由此经济低迷的“失去的20年”。

且看,30年来日本、美国、中国的GDP数字变化。平成元年即1989年,日、美、中的GDP别为3549亿美元、56577亿美元、4610亿美元。而如今,三国的GDP48721亿美元、193901亿美元、12146亿美元,日、美、中三国30GDP率分1.6倍、3.4倍、26.1倍。1989年日本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二,GDP是中国的6.7倍,而在不到中国的一半。

80年代末,在老家福建,我明地感到周有一股留学日本,不,去日本淘金的潮流。福州的下属福清,人普遍借去日本,不正途径的留学渠道,需要花人民十来万甚至二三十万。甚至有些人走上了渡的黑路、不路。但是人们还之若,福清人把去日本淘金的人称“日本客”,是一种充崇拜和尊敬意味的称呼。一家一人出国,在外站脚跟后,往往打开出国连锁方式,把友一个又一个地拉出去。到了90年代福清几乎每家每都有“日本客”了。

80年代末到日本留学的,身上只两万日到日本,幸运的是到日本的第二天就找到工作了,直接到料理店求,不会日,打开中日典,指指点点,用形体自己可以洗碗,什么能能干,老板就收下他了。

30年前,来日本的大多数国人(特是福建人)怀揣着日本遍地是黄金的梦想而登上岸的。80年代末以及90年代初来日的国人,足了自己对财富的渴求。不少福建人打两份以上的工,不管什么样的工作都接,不怕脏不怕累,没日没夜地工作,而后把送回国,在家盖新房。就是改革开放初期海外淘金一代人的朴素梦想。


享受日本和谐社会

我的21世纪的记忆是从日本起步的,2000年来日留学,当年日本的流行词汇是“IT革命”。来日本前,我在任社里学会了五笔输入打字和发电件。在中国,我接受了IT的启蒙教育,之后在日本,IT知识得到了展和巩固——在大学的电脑室,学会用中日两种言打字,繁地件与外界联系IT技术,在地球上众多国家同步发展,地球村的概念是随着IT的繁盛而诞生的。

刚来日本时,听一些早十多年来的前辈说起,在日本的垃圾场捡家具和家电的事,七八成新的家具都被日本人当作垃圾扔掉了,因此初来日本的人就去垃圾场侦察,家具家电挑几样搬回家就万事大吉了。那时正是日本土豪盛行的时代,大手大脚的人多的是。而到了我来到日本的时候,垃圾场就没有那么华丽的“大件”了,偶尔出现比较光鲜的桌子椅子之类。经济不振时代,日本人开始厉行节约。当然日本对于丢大件垃圾的管理也愈加严格,严格实行收费制度,随意丢弃大件垃圾是违法的。

就算在经济不景气时代,日本社会并没有失去方寸,首相频繁地换,但是百姓生活基本不受影响,社会稳定,有些人甚至不知道时候换了首相。虽然是“平成不况”,在日华人充分享受着日本和谐社会的温馨。

首先是环境整洁优雅,人们彬彬有礼。记得我刚来东京时,诧异于日本独门独户的住宅前,总是摆放着许多花盆。日本的车站几乎都有花店,超市也出售鲜花,因鲜花消费量大,日本被称为“花的国度”。普通百姓的家里通常也插上几朵鲜花。民众能够时常与鲜花相伴,说明心里有了足够的幸福存储空间。

来到日本的中国人发现,日本人像宋朝人一样温文尔雅——恍若繁盛的宋朝移植到日本来了。礼仪和公德,是日本人日常很重视的。日语中有“礼仪作法”一词,其伦理来自古代中国,《中庸》有言“礼仪三百,威仪三千”,说的是礼的总纲有三百条,细目有三千条,所以有“礼仪之邦”之说。日本人从江户时代开始学那些繁文缛节,一直延续至今。说我们在日本找到了古老文化的“根”也不过分。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日华人在日本享受了十分实惠的社会福利和学校教育。在日本,外国人和日本人享受同样医疗福祉制度,义务教育名副其实。


在日本感受中国经济发展

在日华人除了从国内亲友的日常生活中感受中国经济的强劲势头外,在日本也能实实在在地触摸到国内经济蓬勃发展的脉络。“爆买”一词充分概括了中国游客的生态。而且爆买形式十分多样化,不只是日用品。进入21世纪,一些在日华人从事一个隐秘的工作,担任来日本爆买文物者的翻译。不仅陪同文物爆买者在拍卖市场探宝,而且深入到日本人家中淘宝。

去的乱年代和文革中,日本的古董商以低价收中国的重文物。21,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展,到中国古董商到海外回古董。一古董流转轮回,寓意着中国社会的惊心化以及经济的高速成

藏于日本民的中国美品、工艺品、古代文人文集等等,大都保全完好,这是日本人的严谨个性所致。对于贵重物品,他们施以结实、高档的保护性包装。对中国人来说日本是“古董的宝山”,春秋两季,总有数百名中国人来到日本“爆买”古代艺术品。

2010年代,回到国内,我发现自己与国内友的信息交换处于极不称状起在日本的日子,我是说“老子”,而国内我的信息是爆炸式的,的最兴奋的是房、装修、买车赚钱话题……人常常于精神上的亢是忙于奔向方。关于日常生活,们总物价上升得太快。而京的超市,也是“老样子”,十多年物价没有什么化。

如今,东京几乎与所有的中国大都市之间都有了直航航班,越来越多的在日华人选择在中日之间来来往往。生活的基础在日本,但是事业和人脉是跨越中日两国的。近年,在日华人在中日之间充当友好桥梁,更多地表现为经济桥梁形式。最大众化的生意就是代购,很多在日人常年孜孜不倦地与国内朋友合作开网店经销日本的化妆品、日用品等,把日本的生活方式引入中国。在国内北方雾霾严重的日子里,我甚至有了一个梦想,如果把日本的天白云、阳光空气代到中国那有多好!(黄文炜)


关注我们:178nat

全国服务热线:

137-9933-3257

Email:2926878552@qq.com

Powered by 178nat X1.0© 2018 *******  闽ICP备******号-1